读懂运河,读懂杭州

发布时间:2024-05-30 06:18:58 来源: sp20240530

  河通古今,脉传千年。南来北往,千帆竞流。

  在华夏大地上,有一条大河扬波逐流千余年,为中华民族经济文化发展、社会繁荣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,她就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勤劳与智慧的结晶——京杭大运河。京杭大运河贯穿我国南北,全长1794公里,流经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山东、江苏、浙江六省市,沟通海河、黄河、淮河、长江、钱塘江五水系,是世界上开凿最早、规模最大、线路最长的人工大运河。

  千年蜿蜒的大运河,见证了历史的兴衰沉浮。千年京杭运河史,就是一部运河城市发展史。杭州作为京杭大运河的南起点,古运河穿城而过,千年历史文化蕴藏于此。大运河与杭州相生相伴,读懂了大运河,就读懂了杭州。

  翻开《浙江通志·运河专志》,我们惊叹于杭城人民利用运河因地制宜、修地利补天时、道法自然、改造自然的历史。完善的运河水利与航运体系,是“钱塘自古繁华”的物质基础,也是铸就“求真务实、诚信和谐、开放图强”的浙江精神之重要根基。

  一

  京杭大运河长江以南的河段,地跨苏南、浙北,长323.8公里,俗称江南运河。其中杭州段北起塘栖,南至三堡,长约39公里。

  江南运河的开凿,可追溯至春秋时期。据《越绝书·吴地传》记载,吴越争霸时期的“百尺渎”即为沟通太湖和钱塘江的人工水道。秦统一六国后,开通了从今嘉兴至杭州通钱塘江的陵水道。隋大业六年(610年),隋炀帝下令开凿南北大运河、拓浚江南河。至此,大运河杭州段基本成型。

  唐代杭州城内外河道已纵横交错、四通八达。五代十国吴越国专设“都水营田司”“撩浅军”管理运河水利事务。宋室南迁,江南运河为国脉所系,杭州及周边运河网的开拓治理得到了朝廷的直接管理。

  元末张士诚称雄江南,为方便军船往来苏杭,开武林港口至北新桥、又南至江涨桥的河段,名曰“新开河”。明朝,新开河由杭州辐射周边的航道基本定型。明末以前,杭州段已成为沟通江南运河、浙东运河、钱塘江和外海的水运枢纽。清代也几次大规模浚治西湖及杭州城内外河道,给运河商旅辐辏带来极大的方便。

  民国,漕运时代结束,大运河经济意义式微,杭州段依然是交通最为繁忙的内河航道之一。1989年2月1日,“双流奇汇”工程再通大运河与钱塘江。近年来,随着《浙江省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实施规划》的实施,从河畔人家到美丽小镇、从古桥渡口到文艺街区,亚运场馆沿河崛起,商业遗存重焕生机,杭州段沿岸呈现出一派绿色生态、活力开放的现代生活景象。

  二

  运河千年流芳,钱塘自古繁华。京杭大运河不仅是杭州兴起壮大的成长之河,更是杭州繁荣发展的命脉之河。当回顾杭州城市历史的时候,可以说,没有大运河,就没有杭州城。

  “杭州”之名首现于史册是在隋开皇九年(589年),隋文帝杨坚完成统一后于地方行州县制,全国设241州,杭州为其一,下辖钱唐、余杭、富阳、盐官、于潜、武康六县。开皇十年,会稽动乱,隋权臣杨素驻军于钱塘江边的柳浦渡,大举兴建杭州城郭,后杭州州治从宝石山迁至凤凰山,为日后杭州城建雏形。隋炀帝开凿江南运河,进一步推动两晋衣冠南渡以来得到快速发展的江南经济。杭州作为大运河的关键节点、东南交通枢纽,一跃而“咽喉吴越,势雄江海”,经济迅速发展,政治地位得到提升和巩固。

  隋灭唐兴,唐帝国继续对杭州内外水系进行整治,最有名者当属白居易。唐长庆二年(822年),白居易乘船沿运河之路赴任杭州刺史,期间浚治西湖,引西湖及临平湖水入大运河,保证了杭州城内运河至上塘河沿线的农田灌溉和长久通航。有唐一代,杭州的经济、文化、人口迎来了发展高峰,终成东南名郡。

  五代十国群雄并起,中原战火不断,吴越国立足东南,杭州成为吴越首府,经国主钱氏数代经营,杭州“参差十万人家”“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”,一派繁华景象。后吴越纳土归宋,浙江未经战乱而入新朝,宋仁宗赵祯美名杭州“地有湖山美,东南第一州。”杭州成为宋朝士人圈的“网红打卡地”,其中最有名的“大V”是苏轼。北宋熙宁四年(1071年)及元祐四年(1089年),苏轼两次任职杭州,对运河、西湖进行了系统的规划设计,并留下了名传千古的苏堤。北宋时,两浙路已是天下粮仓,无数的粮、绢、绸、绵作为赋税通过运河源源不断地流向京都。朝廷还在杭州设立市舶司,从事海外贸易,是为“海上丝绸之路”,国内的丝绸、茶叶、陶瓷等外贸热门商品经大运河集中到杭州,再经宁波港发往朝鲜、日本、东南亚地区,杭州当时已成为国际性商业都市。宋室南迁后,杭州为行在改称临安府,政治地位和战略地位达到顶峰,成为帝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

  元、明、清三代建都北京,杭州政治地位虽重回江南一隅之地,但我国的经济重心已完成南移,且仰赖大运河的漕运仍关系着帝国的兴衰成败,“东南财赋地,江浙人文薮”,杭州几百年里一直为江南核心城市。近代以后,大运河不复当年繁华,运河更多的成为一个文化标识,她给杭州留下了厚重的历史文化宝藏,串起了文旅融合的黄金水道……

  三

  流淌千年的大运河给杭州留下了富集的文旅资源、丰富的历史遗存:古镇、古桥、故道、诗文、戏曲、民俗……可谓熠熠生辉、纵横古今。目前大运河杭州段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点(段)共计11处,分别为括拱宸桥、广济桥、富义仓、凤山水城门遗址、桥西历史文化街区、西兴过塘行码头等6个遗产点,以及杭州塘、上塘河、杭州中河、龙山河、西兴运河等5段河道,列入世遗的点(段)数量在全国运河城市中位居前列。

  曾几何时,无数文人雅士载酒扬帆、抒发胸臆,沿运河南下杭州,将飘香翰墨、笔墨丹青的绝伦才情挥洒在这座江南名城的繁华中。从唐代白居易的“江南忆、最忆是杭州”,到南宋范成大的“明朝遮日长安道,惭愧江湖钓手闲”,再到明代余永麟的“坐贾行商宝货烦,锦绣街衢百万户”,真可谓,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美景,纵有千种风情,待运河与我们诉说。

  清乾隆二十二年(1757年),乾隆帝第二次南巡,沿江南运河入杭州德胜桥新码头门,然后登岸经武林门入城。杭城运河风光让乾隆帝兴致大好,作《至杭州行宫驻跸八韵》一诗:“塘栖朝启跸,宝庆午维舟。策马武林入,观民文教修。湖山重到识,衣食永图求。”今天,我们可乘运河水上巴士感受帝王南巡时的美景,停泊大关、娑婆桥、江涨桥一带,上岸可观赏夹城夜月、陡门春涨、半道春红、西山晚翠、花圃闻莺、皋亭积雪、江桥暮雨和白荡烟村等“湖墅八景”,登上广济桥、拱宸桥等千年古桥,映入眼帘的是清晰可识的文物古迹、曲径通幽的寺庙庵堂、文化荟萃的博物馆群、古典又现代的历史街区……此时此刻,真可谓是一眼千年。

  千百年来,大运河奔流不息,恰如中华文明生生不息、一往无前。大运河是杭州“城之命脉”,滋养了杭州百姓,孕育了“钱塘繁华”。千年古运河,满目是新景,虽沧海桑田、物换星移,大运河却早已流动在杭州人民的生命之中。大运河体现出的实干、拼搏、开放、大气等优良品质,将激励杭州人民继续在这条历史长河中续写当今时代的诗意与传奇。

  (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:王彬竹 作者系浙江省地方志办公室助理研究员) 【编辑:梁异】